亡灵火

【脑洞+甜文】
大量‘叶翔’库存,有灵感会写其他CP。
据说,我已经是个存放老文的灵魂写手了,emmmm……不甘心地再度杀回来。

【叶翔】叶修的战法76

M国孙父孙母定居的城市边陲小镇背靠一片原始丛林,高大的冷杉和碧绿低矮的蕨类毫无拘束地肆意伸展身姿,粗壮的树枝弯曲斜插,绿荫下长长的空间像是天然形成的绿色走廊。有清澈的流水清凉地拂拭过盘根错节的树根,蜿蜒地分流向丛林两旁,宛若一条银带系住了整片林子。

 

不安分的蓝灰皮毛的小胖猫伸出爪子,一步步爬上合抱之围的树干,尾巴紧紧贴着粗糙纹路的树皮,还有一只金色渐变的猫咪踩着完全和身材不符的灵巧步子,又粗又毛茸茸的尾巴划过前一只猫的鼻尖,嗖的一声蹿到了树干顶上分叉的落脚点,惹得蓝色猫咪不满地尖叫一声:“喵!”它们俩正是和张绍齐一起姗姗来迟的富贵儿和糖球。

 

青年男女的交谈声、嬉笑声从树底下传来,张绍齐搂着女友的腰坐在粉蓝方格花纹的野餐布上,身后放着长方形的藤条篮子,开启的篮子盖里排列着小巧的布丁果冻、巴掌大的培根火腿夹生菜荷包蛋的三明治、沾着水珠的红苹果、清洁的银勺,篮子之外摆满了一袋袋胀的满满填充气的零食、真空包装的肉类食品、浅黄色的茶饮料等吃食。

 

叶修坐在河边的马扎上,单手拎着钓鱼竿,鱼线缠着鱼钩和诱饵落入水中,浮标在水面上打着转,另一只手骚扰着坐在另一个马扎上的孙翔,不时碰碰他的耳朵、头发、膝盖……孙翔无聊地把钓竿插在固定座上,一只手拍着叶修捣乱的右手,一只手无聊地扯着周边细长的牧草,目之所及,孙翔坐凳边上的草都矮得参差不齐,有的被拦腰扯断,有的被整颗拔出,有的只断了一个尖尖角。

 

叶修:“这条河真的有鱼吗?”他们都在这里守株待兔一小时了,一条银鱼没看着,看了一眼空空如也只有水的塑料桶,叶修叹了一口气。

 

孙翔:“几年前我还钓上来过一条,肯定有,拿出你守野图BOSS的耐心。”

 

叶修,守野图BOSS是肯定会刷新出来,钓鱼能一样吗?又不是在游戏地图里的水塘待机钓鱼。正这么想着,叶修感受到手中杆子一重,“有了!”收线拉近鱼钩,一条肉眼可见的银鱼挂在鱼线末端,凌空一甩,叶修伸手捞了回来,解开鱼钩扔到桶里,呼了一口气:“钓条鱼可真不容易。”

 

孙翔探头看桶里活蹦乱跳的鱼,“嗯”点点头,“继续加油。”回头继续观察自己的浮标去了。

 

叶修对一小时等上来一条小鱼的劳动回报率兴致缺缺,鱼竿放岸上,自己起身去野餐布那边觅食。

 

张绍齐见人走过来,停下和女友的趣谈,问叶修道:“钓到鱼了?”

 

叶修:“那可不,一大条!”用手比了一个手掌的长度,夸张地讽刺了这边钓鱼的艰难。叶修弯腰从篮子里拿了一个大红苹果,一口脆咬掉一大块,“这苹果还挺甜的。”说着又慢慢走回钓鱼的地方。

 

孙翔没回头,问了句:“过去干什么?”

 

叶修:“拿了个苹果,你吃吗?”举着自己咬了三大口的苹果到孙翔嘴边,孙翔低头看了一眼,瞄准下嘴的地方毫不嫌弃地就叶修牙印的地方咬了一口,嚼得一侧腮帮子鼓鼓的,“甜。”叶修缩回手,自己咬了一口,赞同地点点头:“很甜。”又伸到孙翔嘴边,两个人一人一口解决了一个红苹果。

 

吃完,叶修重整旗鼓再战,正给鱼钩套上鱼饵,孙翔惊呼一声,收杆拉起,一条甩着尾巴大小和叶修钓上来差不多的银鱼被孙翔牢牢抓在手里,噗通一声,一条新鲜收获的银鱼落入水桶,和另一条相亲相爱去了。

 

叶修笑道:“看来鱼群刷新了啊,可以开始大丰收了。”

 

孙翔:“继续呗。”说着两人双双投放自己的鱼饵下水。果然,后续钓上鱼的时间大大缩短,就好像到了鱼群路过这里的时间点,一条条鱼都‘愿者上钩’逐渐填满了不大的水桶。蓝猫和糖球后来好奇地蹲坐在水桶边,伸爪拍鱼,被银鱼甩了一头水,炸毛地朝水桶里面喵喵叫。

 

孙翔的鱼竿还固定在座上,伸手捞过一只猫,有些分量的柔软物体靠上手臂,他低头正对上蓝猫仰头惊恐的大猫眼,“喵喵喵。”曲起的前肢在空中缓缓挥动了一下,下肢还艰难地立在草地上,肚子上的毛都绽开了。

 

叶修被孙翔的动作吸引,朝他看了一眼:“吸猫啊?”说话间,被孙翔冷落的糖球粘上叶修的小腿,蹭着脑袋瓜子喵喵叫。

 

孙翔抱起蓝猫放到并拢的双腿和腹间,双手齐上挠起蓝小胖的毛毛。小胖猫一会儿往左边弓起身,一边往右边弓起来,像一条脱水的鱼,活蹦乱跳的,“喵~”

 

叶修笑看一人一猫的玩闹,糖球已经扒到他背上,圆圆的大猫头磕在两只肉肉的前爪间,像是叶修的背部挂件。

 

等蓝小胖被孙翔放过,带着生无可恋的眼神趴在草地上,一旁见好基友下来的糖球也从叶修背上跳下来,“喵呜”一声,选择压上蓝灰色的大猫垫子,被乍起的蓝猫反压到身下,倒了一片直立的青草,两只猫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地滚成一团。慢慢向远处转移战场。

 

日落西山时分,四人已经收拾家当返回别墅。孙翔撑着三楼的石栏,眺望远方的红日。从楼梯上走上来的叶修,悄悄走到他身后,伸出双手环上孙翔的腰,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慵懒地眯着眼看向落日的方向。

 

遥远的海平线上,一轮红日缓缓浸入深海。深蓝的海面和渐渐黑沉的天空中间一道暖黄色的彩带阻隔了冷色块,海天交际的地方像是一个缓慢合上的扇贝,人在贝壳里面,而光线慢慢被挡在了贝壳之外。

 

如果我们一起被困在贝壳里,希望你能如此刻常伴我的身边。天台上,一对恋人背靠着胸,转头接吻。遥遥从公路上向别墅驶来的车上,一对中年夫妇正好看到了屋顶上他们的孩子和他的爱人。

 

 

评论 ( 2 )
热度 ( 32 )

© 亡灵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