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火

【脑洞+甜文】
大量‘叶翔’库存,有灵感会写其他CP。
据说,我已经是个存放老文的灵魂写手了,emmmm……不甘心地再度杀回来。

[叶翔]六年情书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叶修第一次参加全明星就收到了粉丝们一车的礼物,其中夹杂着告白的信件不计其数。但是只有一封被苏沐橙偶然看见,拿了过来免于尘封灰尘的命运,因为上面写着“叶修收”,不是“叶秋”也不是“一叶之秋”,明明白白写着男人的真实姓名。

苏沐橙:“叶哥,不会是你家里寄来的信吧?你看看。”

叶修灵巧的手指拆开信封就看了,蓝色的商务信封硬板有凹凸不平的印痕,里面薄薄地夹了一张纸:叶修,我喜欢你。

还是告白信,简单的没有理由没有署名,只有一个日期2023。

开玩笑的吧,这难不成还是未来寄回来的告白信?叶修拿着信纸扇扇风,夹进了自己的笔记本,瞧着直白不做作的画风,哥勉强收藏一段时间,嘿嘿,字还真好看。

一个赛季结束,孙翔抽出一张白纸,难得拿笔写信的手压在雪白的纸面上,流畅地写出了主人的抱怨:叶修,你真过分!

写完,孙翔就被人叫走了。轻飘飘的信纸被风吹起来,慢悠悠荡出了房间,消失掉了。

参加完第二次全明星的叶修又收到了一封署名“叶修收”的蓝色信件,叶修好奇地再次拆开,失笑道:“哥这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了?”

上面写着:叶修,你真过分!——2024

后来每一届全明星周末结束,叶修都会收到一封蓝色的信,他颇有期待感地想着下一年会收到什么样的信息,另一边在揣测写信的主人是谁呢?

2025——叶修,勉强承认你很厉害好了。

叶修看了信,点点头,哥的确很厉害。

2026——叶修,就算你当了教练,我也不会认输的!

嗯?哥还没到退役的年头,当什么教练?不过,就算当教练那也是最厉害的,叶修不要脸地想。

2027——叶修,我赢了!

耶,看起来是长期生活在哥阴影下的职业选手,不过哥赢过的人太多,完全记不起来啊,叶修烦恼地把第五张纸夹进了第五本笔记里面。

2028——叶修,再见。

叶修怅然若失地盯着这张纸,看了半天。陈果走过来问他:“你怎么了?”

叶修坐在兴欣的收银台,把信夹进新的笔记本,哀叹道:“哥失恋了。”

2028年的孙翔走在叶修边上,突然好奇地问:“叶修你有没有初恋啊?”

叶修懒懒地抬起头朝小子看了一眼:“有啊,那家伙整整给哥写了六年的情书,可惜最后哥还是和他了。”

孙翔脑袋上冒了n个问号,写了六年情书还能分得这么爽快?

叶修:“你不信啊,回去我给你看证据,字还写的很漂亮。”

等孙翔拿到手那六张叠起来还是轻飘飘的信纸,“我擦,叶修你个变态!”

“啊?”不在状态的某人满眼迷茫,我怎么了,不就收藏一下信纸吗?怎么就跟变态搭上勾了,最多自恋啊。

孙翔涨红了脸,手中这些不就是他这六年偶然间写了消失的字条吗!竟然全在叶修这个“心脏”手上,一时隐秘的心思被偷窥到的恼羞成怒在他脑袋里炸开了花。

叶修:“你说这是你写的?不可能,我不是最近六年收到的,最早的还是第一届全明星,那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喝奶呢。”

孙翔直接抽开一张纸,拿笔原样写了六句话,摊到叶修脸上:“不信,你自己看!”

叶修拿着七张纸对比,除了孙翔一时气急写的潦草一点,笔画字样都是一体的,叶修惊到了:“怎么可能?哥收到的时候沐橙也可以作证,最后一封到第六届全明星周末结束,按你的说法,那时候哥才收到第一封,你好歹看看2028年这张,纸都泛黄了,哥总不会故意去做旧吧?”

这样各有时间点的事实,两人只有掠过不提这件事了。毕竟时空信件这种事,现实也不太可能发生,最多算灵异事件。

不过,叶修心里美滋滋地想,原来孙翔暗恋他这么多年了,哥怎么就没发现呢。

孙翔则处于:完蛋了,叶修那家伙知道他以前的心思不知道要怎么“持爱行凶”,最近躲躲他再说。

不过没等人走出门,叶修就把人堵在客厅:“去哪啊?”

孙翔尴尬地僵直站立在那:“我出去买个饭。”

叶修透过窗户看看外面的天,“不急,你过来,我们好好聊聊。”

孙翔:“有什么好聊的,我肚子饿了,先去买饭。”

叶修:“那也行,我和你一起。”

孙翔猛力挥挥手:“不用不用!”

叶修:“想什么呢!哥不要吃饭了?你不会是想逃跑吧?”凑近孙翔,怀疑地盯着他看。

孙翔往后倒退几步:“没有,一起去就一起去。”

然后,孙翔不甘不愿地跟人在路上聊了半路,美曰其名“饭后散步”。当然,坚守阵地的孙翔没让叶修套出一句话!

叶修进门前,意味深长地朝孙翔看了一眼,附带一个让对方脸红心跳的笑。

该死,就会色诱他,孙翔不忿地拿着浴衣冲进浴室。在路上紧张刺激地“严刑逼供”让他出了一身汗,赶紧洗洗,上床睡觉一天就过去了!

叶修仰靠在沙发上,开着电视,无聊地打发时间,揉揉肚子,喉咙里泛起饥渴的错觉,叶修心想:哥还饿呢。眼神瞥到浴室间的玻璃门,孙翔没用主卧的浴室,叶修舔舔唇,决定了晚上的活动。

孙翔洗了个澡,浑身散发清爽怡人的味道,之前和叶修产生的烦心事也扔到了一边。不过,这个好心情没能持续到出门,因为叶修直接把他堵在门口了:“小哥,良宵苦短,不来一发吗?”

孙翔手拍上叶修的脸撑开:“我拒绝!”刚洗清爽,鬼才要和你黏黏搭搭再洗一回儿。

叶修握住孙翔的手腕,“别这么无情嘛,我们难道不是情深意浓正当时,水到渠成睡一觉吗?”

“睡你个大头鬼,死开。”孙翔推开叶修撑在门框上的手,就往客房走,以防万一今晚还是自己睡算了。走到一半,孙翔就走不动了。叶修双手环上他的腰:“想走?问过哥的意见了吗?”

孙翔被叶修直接从后面拖到沙发上,“我擦,叶修你不想睡,别拉着我啊!”

叶修:“情侣一起睡不是义务吗?不准走。”

孙翔:“我去你的义务,我给你睡,你义务个让我睡试试?”

叶修:“乖啊,今晚哥就给你睡。”

跪在叶修大腿两边,扶着沙发背自己上下吞吐的孙翔,浴衣散开裸露出大片的肌肤,全落入某色狼正大光明视奸的眼睛里,欸,真是好风景。

“我操你的让我睡!”孙翔不服地紧紧夹了叶修一下。

叶修捏捏身上人的耳垂:“这不是让你自己动了吗?不算你睡我?”








————————————————
写“情书”需谨慎,给你们个反面教材——悄咪咪写情书自己不寄出去,小心有人偷了给你个惊喜。

祝有情人终成眷属!

算最近三天情人节的终章了。
(要命了总是想开车,不开不开,要保持纯洁。)

评论 ( 13 )
热度 ( 162 )

© 亡灵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