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火

【脑洞+甜文】
大量‘叶翔’库存,有灵感会写其他CP。
据说,我已经是个存放老文的灵魂写手了,emmmm……不甘心地再度杀回来。

[叶翔]恋猫的孙翔

恋猫物语

 

天生吸引仇恨值的孙翔竟然有一天会被一只猫堵在巷子里,大概怪我手贱想撸猫,孙翔尴尬地杵在一只猫爷前面,进退不得。

 

猫大爷是一只胖的恰到好处的英短蓝背白肚,四只爪子上穿着小蓝鞋,肚子上的白色一直勾勒到额头一把白色的火焰,勾起猫嘴的胖猫脸上有类人的表情,像是一个痞贱的笑。

 

看到这个笑,孙翔感觉很熟悉,这表情好像从哪位同好脸上见过。对了,他一拍大腿,心道:MD,是叶秋!

 

心中对柔软生物的小心翼翼立马被对叶秋的愤恨冲的淡了,孙翔气势汹汹地一把抱起面前拦路的生物,咬牙切齿想从对猫干点什么。

 

被双手抱住腋下举起来的猫控制不住地拉长了身体,像是液态的橡胶重心不断往下滑,见孙翔老凶老凶的表情,歪头卖了个萌:“喵?”

 

一击即中红心,孙翔表情瞬间柔化了,唉,这么可爱的猫怎么可能和叶秋那个混蛋有关系,孙翔捏捏手下柔软的猫肚子,好软,好想抱回去养。

 

会读心的猫抬抬前爪搭上了孙翔手背虎口,“喵。”带我回去。

 

孙翔惊讶地对猫自语道:“你愿意跟我回去?欸,你是这个意思吧。”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小哥哥你快带我回去啊,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刚差点被一只流浪狗咬了,要不是哥会爬树,你现在就看不到完整的猫了。

 

孙翔凝视猫眼中如山中湖水的绿色,头脑不清醒地连这样名贵的猫有没有主人都不管,揣着猫就回了俱乐部。

 

(二)

带猫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猫洗澡,无奈放水的空档,猫已经跃上毛巾架,孙翔从一堆路上采购回来的宠物用品中回过头,就面临一个史诗级难题:怎么样劝一只本能怕水的亲密度为起始值一的大猫洗澡?

 

“洗澡啦,”孙翔平铺直叙地说了这么一个现实要求。

 

蹲坐在毛巾架上的猫左顾右看地摇了摇头,摆明了不配合的态度。

 

孙翔摊开毛巾想接住跳下来的猫,但是猫大爷瞄都不瞄他。

 

孙翔考虑再三,就算他喜欢猫,也不能直接把猫这么晾着,外面跑过一圈,沾上病菌生病就遭了,而且他还有不能明说的小心思,想晚上抱着猫上床一起睡,有这样一只柔软的生物伴随着入眠,肯定会幸福疯的!心里自个乐的孙翔,脸上绽开了一个真心十足的笑,不经意间晃了猫身人魂的大猫的眼。眼疾手快察觉到猫呆愣的一瞬间,孙翔立马拿毛巾裹住猫浸到水里!

 

浸到水的猫立刻就疯了,没剪过的尖利爪子乱挥,孙翔“嘶”了一声,抽回一只手,举到身前的时候,上面红色的血珠如雨后春笋般往外冒出来,被孙翔的吸气声吸引注意的猫克制了怕水的本能抬头看,入眼的就是孙翔那双好看的手上面不断往外冒的血色,“喵。”察觉到自己伤了人的大猫耷拉着被水打湿的耳朵,安安静静地杵在水里,不再挣扎了。

 

孙翔那扶着猫没受伤的手揉揉猫脑袋,“乖啊,我去打个绷带。”飞快地出去拿了医疗箱进来,他怕猫在浴缸里被淹到,没敢呆外边处理伤口。重新进到浴室,孙翔打开医疗箱,拿了酒精棉抹掉血珠,再拆一个消毒,撕开创口贴的包装贴上,再看一眼盯着他看的猫,从箱子里拿出橡胶手套戴上,毕竟他还是个靠手吃饭的职业选手,注意点。

 

“好了,我们继续洗澡,很快的,别怕。”孙翔给猫打湿的毛上涂上猫猫专用沐浴液打出的泡泡小心不弄到它耳朵和眼睛里,突然乖巧下来的大猫就让孙翔上下动作,一猫一人的默契配合下,洗澡这项艰难的工作终于完成了。

 

趴在孙翔垫了一块厚毛巾的大腿上,听着吹风机昏昏欲睡的风声,暖和蓬松的猫毛在孙翔手指间蹿出来又压扁。眯着眼睛,头一点一点快睡着了的猫,迷迷糊糊地想好久没被这么伺候了,真舒服。

 

等到孙翔把吹干的猫换了个姿势,背靠在孙翔的小腹上,大手环过猫肚子捏起一直小蓝爪,迷蒙状态下的大猫连挣扎都没有,就被孙翔咔嚓咔嚓剪掉了尖利的爪尖。

 

孙翔去浴室整理的时候,大猫一头钻进了孙翔干净清爽的被子里,只有尾巴尖露在被沿。被子被掀开的时候,灯光都熄灭了,感受到被子外面清冷的空气,大猫下意识往热源靠近,贴上了沐浴完一身热气的孙翔的肚子。

 

大猫的重量让他趴一会儿还好,这样的姿势睡一晚上,孙翔得鬼压床,小心把猫移到了肩窝上,孙翔把脸埋在猫肚子上,带着满足的笑进入梦乡。孙翔想:哥终于有猫了。

 

(三)

 

立志做一位没有猫也是合格的铲屎官,孙翔预谋养猫很久了,无聊的时候看猫片和猫猫的摄影吸猫,看遍了各种猫主子和铲屎官的二三事。等到真身上场的时候,孙翔终于领会到作为一位铲屎官的艰辛。

 

首先,你要有强健的肩膀。如果你想猫主子临幸你,给你做个猫围脖,载着猫到处炫猫的时候。

 

猫喜欢站在高处,特别是孙翔处在职业选手的成长期,并没有长时间的空闲陪猫一起愉快的玩耍。孙翔想着刚接回一只猫,就把猫关小黑屋有点残忍。于是,仗着自己身高体宽,诱惑蹲坐在床上的大猫爬上他的肩膀,带着猫一起去战队训练室训练。

 

又不是真的猫,猫大爷顺着孙翔的邀请就蹿上了眼前男人的肩膀,凭借猫身柔软的延展力,猫头和前爪搁在孙翔右肩,后腿和尾巴挂在孙翔的右肩,孙翔左手托着猫,防止它掉下来顺便摸摸毛茸茸的毛。

 

一路上和孙翔打招呼的人都惊奇地看着孙翔肩膀上多出来的一只惬意的大猫,从宿舍到战队训练室的路程不长,到地方,猫大爷就不保持当“围脖”的姿势,从孙翔身上跳到桌子上,蹲坐在鼠标边上。

 

孙翔:“哥要训练了,乖乖等一会儿。”

 

桌面很宽,大猫蹲坐了一会儿,孙翔专注于屏幕,它就觉得无趣了,机械的训练重复的画面,晃得猫脑袋头晕,它就慢慢萎靡成趴在前肢上的姿势,这下放大在猫眼前的就是不停地在鼠标垫上滑动的操控鼠标的手,猫对会动的东西好奇心特别强烈。

 

猫抬起头,伸出“小蓝鞋”搭上了孙翔的手指背。

 

孙翔感受到手背上的轻微的接触,抽空瞥了一眼猫,笑了一下随它去了。

 

猫可不知道克制是什么东西,孙翔的手操控着鼠标动一下,猫的小蓝爪子拍一下,后来发现一只爪子完全阻止不了动的东西,它直接整个身体扑了上去。

 

孙翔还不恼,笑当手上负重,背着一整只猫在鼠标垫上滑动。好像坐上了摇摇车的猫弓着背,眯着猫眼感受肚子下还在动的手不服地继续捣乱。

 

“哟,孙翔你新买的猫护手吗?”路过的队员好奇地问了一句。

 

孙翔:“啊,差不多。”

 

队员戳了戳猫耳朵,大猫不爽地抬头瞪视,“唉——是真的猫啊,孙翔你养猫了?叫什么名字?挺可爱的。”

 

孙翔想了想,昨天抱回来太激动,还没想过名字这回事,看到大猫舒服的窝在他的手背上,他恶作剧的心情一起,开口道:“叫叶修。”

 

和叶秋很像,熟知荣耀大神的队友瞬间产生了联想,这是对斗神“爱之深”,连猫都要取个差不多的名字,自认为摸清了孙翔的心思,队友夸道:“好名字!”

 

被取名取到真实姓名的叶修喵脑袋彻底抬起来,大大的绿猫眼瞪着孙翔。

 

孙翔拿开键盘上的手,揉揉修喵的脑袋,“不喜欢这个名字?那叫岚岚怎么样?和你身上的蓝色同音,山风岚,有人说猫就跟风一样自由,人类永远都抓不住它们的心。”

 

那还是算了,修喵扭开头趴下,哥宁可叫自己的名字。

 

(四)

喜欢猫的人,性格中一定有恶趣味的因子。当修喵被迫套上一件海盗小衣,带着海贼帽子的大猫脸上连一贯的嘲讽笑容都维持不住了。罪魁祸首身边还叠放着三件不同款式的小衣服,现在手上拿着手机开着摄像头不停地给猫拍留念照。修喵:哥的一世英名全毁在换装小游戏上。

 

这天空闲,孙翔卫衣兜里揣着修喵就上街买买买,主要是给修喵买大件的东西。上次带回的匆忙,宠物店里只看了必需品,玩具之类都没来得及看,作为一个贴心的伺养者,怎么能不供给天性享受的猫主子最好的玩具。

 

在大型宠物用品商城里,随处可见牵着金毛、泰迪、抱着喜马拉雅长毛猫、蓝猫等等的顾客,孙翔推着购物车,修喵就被放进了车里面。走到逗猫棒的区域,孙翔拿了一杆钓鱼竿似的就上手逗猫,克制不住爪子的修喵僵硬着脸不停地挥爪挥爪,这是给猫玩还是玩猫?修喵一边在心底哀嚎一边吐槽。

 

等到了小衣服的区域,孙翔的脚彻底黏在地板上挪不动了,叶修惊恐的猫眼在孙翔和货柜上来回看,拒绝的转头就想从购物车的铁栏里爬出来,被孙翔一手按住了后颈:“你要去哪?”后面的事就是开头发生的场景了。

 

孙翔走到图书区域,买了一本《与猫作伴》的撸猫手册,塞到购物车里,修喵不屑地垫在了屁股下面,这种书有什么好看的,回去分分钟钟让你见识和猫相处的新天地。

 

(五)

修喵对买回来自己玩的猫玩具不屑一顾,孙翔靠在床头看买回来的书。猫跳上了床,一步一软地踩到了孙翔的手臂边上:“喵。”喂,看书不如陪猫啊,直接给你增加养育值。

 

孙翔手臂一抬,圈了大猫进来,“别闹,等我看完给你做按摩。”

 

修喵支起耳朵,好奇地朝书里面看了一眼,还有按摩啊?怎么样的?舒不舒服?

 

“啪”一声合上书页,探头看的修喵吓了一跳差点跳起来,然后就被孙翔推倒翻了个身,背对着孙翔趴在床上,孙翔自己盘腿坐好,手覆上修喵的背。

 

修喵懵逼地趴着,心想:总有不好的预感。

 

孙翔先从猫感觉比较舒服的下巴开始揉捏,修喵放松的猫脑袋在孙翔手里摇来摇去,好舒服,当猫真好,小朋友还能温柔地给按摩。

 

孙翔一点点往下揉捏,修喵舒服地呻吟出声“喵喵”的喵叫在安静的卧室里响起。

 

按到尾巴骨的时候,抑制不住地粗尾巴像雨刷器扫着床单,兴奋地刷刷刷。按了一会儿,修喵觉得大概结束了,舒服地就想睡了,有人伺候着真好。

 

孙翔迟疑了下,手探进猫肚子和床单间的缝隙,戳到了修喵的敏感点,舒服地升天的修喵一惊,刚想挣扎就被起了动作的孙翔手指捏得瘫软了,又羞耻又舒服的修喵自暴自弃地想:哥的清白全毁在你手上了。

 

按了一会儿没听见猫的反应,孙翔有点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了。

 

被伺候舒服了的修毛,完全抛弃了节操,“喵。”继续,不要停。

 

孙翔心有灵犀地伸手继续。

 

“喵。”手艺真好,修喵感叹道。

 

(六)

经过贴心照料,修喵作为猫的姿态在孙翔面前越来越亲近他。孙翔曲着双腿上靠着平板,被子盖到胸口,修喵的脑袋就从孙翔下巴处钻了出来,在看荣耀联赛的录像。

 

打着哈欠,孙翔昏昏欲睡地感叹了句:“叶修,你是不是最近胖了,重。”

 

被嫌弃地修喵默默从被子里钻了出来,踩到被子上,挡住了平板,孙翔以为修喵要生气了。

 

谁料,修喵面朝着孙翔往后一摊,露出白白的毛茸茸的肚子,浑身上下就透露着一个意思:求抚摸。

 

孙翔心动地扔了平板,修长的手指夹着软毛一点点用力揉着猫肚子,“唉,不重不重,小鱼干都给你。”

 

修喵叹了一口气:“喵。”吃撑了,肚子难受,揉着就好多了。

 

(七)

养一只猫,恋猫症渐渐加深,绝症,不用救了。

 

战队训练室,孙翔躺靠在战队椅上,练习后的休息时间也不忘抱着修喵吸猫,撸毛撸出一袋子纪念品的孙翔学了养猫爱好者论坛上的手工教程,给修喵戳了个缩小版的毛毡喵,拿出来给修喵看的时候,被无情咬成渣渣了:哥这么英明神武怎么会是这么蠢的一个毛毡喵!

 

孙翔吸猫吸出了精神上的愉悦高潮,忍不住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要是人和猫能登记结婚就好了,叶修,我就让你上我孙家的族谱。”亲了一口修喵,再亲一口,亲亲亲,唉,亲不够。

 

修喵要是人形被这么边告白边亲也受不了,耳朵都该红了,但是猫不会啊,修喵一边习惯了的伸出猫掌抵住孙翔的嘴唇,一边身无可恋地接受良好,拿着宛如智障的眼神看着孙翔:和猫结婚,成天脑子里在想什么?亲吻狂魔也不带你这样的,毛都要被你亲秃了。

 

事实上,修喵的毛量很可观,孙翔平时一撸一大把,关键换毛季节还得上神器梳毛刷子。修喵被按倒在床上不停地翻滚:住手住手,别撸了要秃了!

 

孙翔手上拿着刷子从后颈梳到屁股,从猫脖子刷到肚子上,一条一条往下刷,修喵就在床上左翻翻右翻翻,刷一下翻一下,滚成条状的猫滚筒。

 

 

(八)

事实证明,猫永远是高超的情感骗子。修喵一走了之,走得一干二净。孙翔留着一大包猫毛,里面还塞着咬没形了的毛毡猫,平静的脸上风雨欲来,却还是化作颓丧的苦笑:“养不熟的猫。”

 

孙翔的情绪低落了好久,连听说叶秋原来就叫叶修的事,也就是在心里对修喵的记忆感叹,你看我都给你取了这么了不起的人的名字,你说走就走了。

 

叶修和他面面碰到,孙翔连挑衅人的心情都没有。

 

叶修笑地一如既往的痞贱道,“哟,小朋友干什么失魂落魄的,不就是输了一场比赛吗。”

 

孙翔恍惚的忘记了两人之间的过节和现在,说了一句旁人听了莫名其妙的话:“你笑起来真像我养的猫。”

 

叶修瞬间尴尬地收回了笑容。

 

(九)

 

等到,叶修和孙翔在一起了。孙翔躺在床上一手梳着叶修的头,叶修枕在他大腿上,舒服地哼哼。

 

孙翔突然问:“叶修,你喜欢猫吗?”

 

叶修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孙翔郑重其事地请求道:“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养一只蓝白的英短,很乖的那种。”

 

叶修斩钉截铁地否决了:“不行!”

 

孙翔疑惑地低头问他:“为什么?”

 

叶修抬眼回视:“你有我就够了!”

 

孙翔更加好奇了:“你又不是猫?”

 

叶修愤愤不平地说:“你把猫当老公养,我成什么了!”

 

孙翔不解地问:“你又没见过我养猫,你怎么知道我把猫当老公养?”

 

叶修咬牙切齿地说:“谁说我没见,我还切身体会过。”

 

孙翔好像幻听了,确认地问道:“你说什么?”

 

叶修耍无赖地道:“不行就是不行,不准养猫,你养我就好了!”

 

孙翔,虽然有点逻辑不通,但是听起来冥冥之中感觉本应该如此的样子,他不确定地应了叶修:“嗯……”

 

 

 

 

 

----------------------------------------------

发现一个规律:作者不是在看小说的时候写日常(不,沉迷小说的时候是没空写文的),就是在吸猫的时候撸萌宠番。由此可见,最近作者文荒了,沉迷猫的美色无法自拔。(没有小说看的日子,只能疯狂脑补)

 

确认过眼神,就是那只猫!

 

评论 ( 22 )
热度 ( 188 )

© 亡灵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