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火

【脑洞+甜文】
大量‘叶翔’库存,有灵感会写其他CP。
据说,我已经是个存放老文的灵魂写手了,emmmm……不甘心地再度杀回来。

[叶翔]艹!这个副本有毒!(Ⅱ)

 

孙翔睡了一觉什么信息都没得到,反而醒来的时候被叶修八爪鱼似的缠着,而且孙翔因为第一次见面忽略的一件事,就算换了个世界,孙翔还是比叶修高,推推靠在他肩膀上的叶修的闹到:“大哥,你醒醒,我肩膀要被你靠废了。”

 

叶修擦掉了孔雀翎眼影的眼睛下面灰色的黑眼圈明显的挂着,显然异世的这两天他都没怎么睡好,好不容易来了个熟人,心里防线突然卸下,睡得特别沉,哼唧了一声埋头继续睡。

 

被伺候着‘化妆’上眼线上眼影,孙翔猛然和叶修面对面看到妆后的样子,都忍不住撇头笑出声。

 

叶修本身颓废的气场加上孔雀绿的眼影,本来像是睡眠不足造成的青眼圈,但是架不住身上耀眼精致的黄金饰物的衬托,把颓废衬托成慵懒,把病态反转成妖艳,柔化了男性的粗犷,却平添一股野性。

 

这种野性在孙翔身上体现的更加淋漓尽致。孙翔本身就是肩宽腿长的俊男帅哥,深邃的五官加上特意加黑加厚勾勒的眼线,更加显得五官立体而眼神深邃如同天空般透明澄澈,本来孙翔就比叶修白一点的肤色,因为孔雀绿的衬托更显白了,像是一只雪狮。

 

常年封闭在宫殿中见惯了晒黑皮肤的贵族和柔弱的异国美人,这样兼具攻击力和视觉冲击的兄弟,怪不得法老会娶自己的兄弟作为王妃,是人都会追逐美和力共存的强大生物。

 

叶修伸手覆上孙翔的脸,拇指擦过孙翔眼下那条略宽的孔雀绿眼影,虚虚拂过,并没有让染料沾上手指。

 

孙翔不动也不说话地任叶修失神地触碰,他垂下眼,叶修胸前垂落的黄金项链晃得他眼晕,让他找到静静给叶修抚摸的理由,不炫耀颜值的人不是没有资本,一旦透露出容貌的进攻性,吸引力爆炸,孙翔一刹那有心跳失衡的错觉。

 

叶修:“唉,孙翔你还挺好看的。”

 

孙翔掀起眼皮懒懒地瞧他一眼:“你也不差。”这一眼,让叶修呼吸不畅,转身就离开了孙翔几步远。

 

叶修:“法老和王妃分享统治权,你今天跟我一起出去。”

 

孙翔:“嗯。”右手抚摸上左臂今天戴上的‘新娘的臂环’,这是法老送给他的兄弟用来当成婚信物的东西,到现在大概算得上是结婚戒指一类的东西。

 

叶修和孙翔并行走出寝宫,后面照例跟着一大群拱卫法老和王妃的侍卫侍女还有神官们。叶修有法老的记忆,摸到议事的大殿,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孙翔就被他拉着手往前走,两人目视前方看起来还挺有法老和王妃出行的架势。

 

意外当然不会让法老和王妃轻易到达议事大殿,昨天叶修和孙翔讨论的‘刺客’出现了!

 

叶修紧张地从黄金权杖中拉伸出黄金矛,法老的蛇头杖其实就是叶修猎狮时使用的黄金长矛,充其量多了一个护刃的蛇头鞘,对这类工艺特别好奇的叶修早玩熟练了手中的权杖,在后面的侍卫保护法老和王妃的时候,他也亮出了黄金长矛,没有武器的孙翔自认被叶修护在了身后。

 

孙翔冷眼看着冲杀过来的‘刺客’,法老的王宫防卫也太松懈了吧,刺客都能混到法老和王妃出行的路上。孙翔下意识侧身一躲,从身后刺来的匕首在太阳下连光线都反射不出,上面抹了毒,艹!孙翔暗骂,偷袭的人卑鄙,一边拉着叶修往安全的一方躲避。

 

从孙翔背后攻来的‘刺客’见一击不成,立马揉身而上,孙翔全身上下除了黄金的事物,都没有可以拿来挡一挡的硬物,匕首直接划过‘新娘的臂环’,在上面划下一道明显的伤痕。

 

‘刺客’再来第三击,直接被叶修捅腹了,孙翔傻眼了转头看叶修,叶修面上依旧冷静沉着的样子,让孙翔怀疑他比他早来的那两天究竟经历了什么。

 

‘刺客’的血染红了石板地面,双黑的法老若无其事地甩干净黄金长矛上的血迹,紧紧拉住王妃的手攥进了皮肤,留下深深的印记。

 

孙翔又不是女人,虽然被叶修抓住的地方已经泛出乌青的底色,骨头哀鸣的声音也明确感知到,皱着眉也没有说什么,直接跟着叶修的脚步往宫殿里走去,他回头看到被侍卫抬走的两具尸体,脑内的眩晕感时有时无地干扰着他的思绪。

 

侍卫检查过宫殿里面的安全,法老屏退众人,询问王妃哪里受伤,“被惊吓”的王妃摇了摇头。

 

叶修心有余悸地感叹了一句:“刚才好危险。”

 

孙翔目光沉沉地盯着他。

 

叶修一笑:“你这么看着哥,哥会误以为你被哥英勇的身姿征服了,喜欢上我了?”

 

孙翔:“谁会想那种无聊的事,我有你手里的东西自己就能干掉他。”

 

叶修拍拍他的手,“别急,法老的王妃也有黄金权杖,之前还在打造,今天就该呈上来了。”

 

两人坐在宽大的王座上,王座下是层层叠叠的阶梯,最下面大臣站的平台距离王座有三米的高度,因而显得这座大殿特别空旷。

 

孙翔:“你昨天说那‘法老的新娘’副本里,‘刺客’是杀死‘新娘’导致法老怒火的元凶,现在‘刺客’死了,‘新娘’还没死,就是说还有其他‘刺客’?”

 

叶修摇摇头:“昨天跟你开玩笑的,哪有这么多‘刺客’,我看到论坛里分析的八卦帖子才这么一说,原来你没看到过。”

 

孙翔顿时拉下脸,被眼前这个心黑的耍了。

 

叶修笑道:“别紧张,我昨天不是不想给你压力吗,等等我就告诉你。”

 

孙翔:“有话快说!”

 

叶修:“‘法老的权杖’对应法老,‘新娘的臂环’对应新娘,我猜‘法老的新娘’副本只需要集齐这两个信物就可以开启真正的副本。”

 

孙翔一脸,我们现在又不在玩游戏,你说这话逗我?

 

叶修:“多点耐心啊,年轻人。”

 

孙翔:“行行行,别卖关子了!”

 

叶修:“副本简介里说,法老没有得到新娘所以含恨立下诅咒,让整个法老王宫变成了死城,‘刺客’在里面变成了异类,所以深受死亡的恐惧,他想要逃出去,而其中‘新娘’死了变成行尸走肉是很正常的逻辑,法老因为愤怒自己也变成怪物,这就说得通,为什么两件物品会从小怪身上掉落。”变成行尸走肉,谁管你身前什么身份。

 

孙翔预感叶修接下去说出来的话肯定会跌破他下限,不安地摩挲手指。

 

叶修:“所以,我们阴差阳错来到这里,很可能是受法老的诅咒牵累,被换过来实现法老的心愿,你知道那是什么吧?”

 

孙翔脑中回想剧情:法老的新娘没能和法老在一起,法老痛恨‘刺客’夺走了法老的新娘,诅咒‘刺客’永远活在死亡的阴影之中。

 

孙翔抬眼看叶修,叶修:“你傻吗,法老觊觎了他兄弟这么久,好不容易娶回来,就给‘刺客’白杀了,法老还没和他兄弟来一发,憋的要死肉都没吃一口,要我我也得疯。”

 

孙翔手痒地想揍他,严肃地分析了这么久就得出这么一个流氓的结论,叶修他是早就预谋好的吗?没看出来,叶修这个老流氓觊觎他这么久了!

 

叶修一眼看破了孙翔的想法:“你现在肯定在心里骂我‘流氓’,怀疑我觊觎你菊花对不对?”

 

孙翔耳尖红了一点,心虚地移开视线,他还没自恋到可以和叶修比脸皮厚度的程度。

 

叶修舔着尖牙笑:“我昨天不说是怕你晚上连床都不让我上,哥对你的想法可是‘很纯洁的’,但是形势所迫,你要是想回去,就得献身,哥现在退役赋闲在家,可以很咸鱼地在这多享受几天,你不行吧,轮回的王牌?”

 

要不是人生地不熟,孙翔直接想甩脸走人,但是不行。

 

孙翔黑沉着脸,想到轮回的比赛就在他来的三天后,现在一天已经过去了,今明两天不能回去,他的比赛就泡汤了。

 

孙翔心思反转特别大的时候,叶修端着他法老的态度和陆陆续续进来汇报的大臣扯着国家大事,这些事原来法老心里都有谱,叶修照着说就好了。说真话,叶修也不能在这呆太久,一天两天还好,原身对最近的事物都有明确的安排,再出现新的事,叶修也抓瞎,他是游戏高手,又不是政治高手,看记忆只能得到信息,没法学会法老的行政能力,叶修还是有清楚的认识的,他这么跟孙翔说,是怕人犹豫,建立自身优势,没也要造出来,这就是叶修的‘心脏’之处。

 

叶修打着哈欠到了正午,光坐在这里用脑子真是无聊。

 

叶修和孙翔去法老用餐的后室厅里去吃饭,孙翔咬牙还是答应了跟叶修试试,叶修放下手里的面包,笑的孙翔后脊发凉。

评论 ( 8 )
热度 ( 131 )

© 亡灵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