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火

【脑洞+甜文】
大量‘叶翔’库存,有灵感会写其他CP。
据说,我已经是个存放老文的灵魂写手了,emmmm……不甘心地再度杀回来。

[极限运动X叶翔]生而相逢(上)

极盗者X全职高手 双同人

 

食用须知:

1、“全文虚构,请勿模仿”

 

2、《极盗者》是一部描述极限运动爱好者追求生命信仰的电影,对极限运动感兴趣可以去看看,被完成八项极限挑战的黑发外国小哥哥帅了一脸。(那里面作者脑补出的CP也是“黑发小哥哥X金发小哥哥”)

 

3、本文借用电影中虚构的“尾崎八项”。

尾崎八项是在电影《极盗者》中尾崎小野为了向大自然的力量致敬而提出的八项极限运动的考验,据说能完成全部八项挑战的人就能够涅槃。

 

4、请跟作者默念:小说高于现实,作者是个极限运动小白,平平静静开个车,认真你就输!

 

 

(一)冰之固结 life of ice

 

当你伫立在4810米高的阿尔卑斯雪山最高峰的山顶,俯瞰脚下尖石裸露的雪地“峭壁”,眺望晨光夜幕交际的天空下此起彼伏横跨东西一千二百公里的山脊,鼻子吸进冰雪的气息,就感受到脱离地面的束缚,即将触摸天际的眩晕感。

 

全身包裹在厚厚防寒服里,唯有脸上露出的一小块皮肤感受着凛冽的山风,风镜缠在帽子上上,一双明亮的眼睛展望着独属他一个人的极限之地。这个闯入静默雪山的中国人,被雪风吹得苍白的两颊上泛出激动的薄红,他利落地解下层层缠绕的背包,拿出宽大的滑雪单板——他这次冒险的“伙伴”。

 

滑雪单板的高度一直到他的领口,被平放在地上的单板上有固定靴子的固定器,从巨大的背包里拿出各种滑雪装备,一件件装备到身上:护膝、护肘、护腕、护臀、头盔……

 

换上全身装备的男人褪去臃肿的感觉,浑身散发着冒险者的自由、勇气。戴着皮革手套的双手将风镜拉下头盔,滑雪板踏上山顶的边缘,一场生死时速的旅程在一声雪地被压实的脆响中,“砰”一声掀起松软的雪浪,一个黑影如同天鹰滑翔坠入绵延不尽的雪山陡壁中。

 

寂静的雪山将一切生灵的声音吸进大大小小空隙重叠的雪层中,被突如其来的重量挤压出呼啸的“尖叫”!无情压迫它们的人类,操纵着宽大的滑雪单板,如同指挥着身体的一部分,熟练得同呼吸一样自然,在陡峭的雪山山坡地上腾挪翻转,凭借自由的技巧穿梭在“危险荆棘”遍布的雪道上!擦耳划过的山风为他的勇气呐喊!钢边切雪掀起的雪浪为他喝彩!如同掌控险峻雪山的王!

 

没有人类渺小生命的束缚!没有世间道德的牵绊!在这里,这个男人就是唯一!就是至尊!雪被送他上路,足以砸破人脑袋的尖石被他压在脚下,突然出现在前路的断壁没能使他坠落,险险一线的贴地急转弯将他送入另一条陡峭的雪道!急速跳动的心脏,浑身冒热气的体温,无一不在刺激着男人的理智,但他的目视前方的眼中除了无视一切的疯狂还有谨慎的计算!

 

从一个突出的巨石上腾空跃起,轻盈地落到更低水平的雪地上,恰好的下蹲减震,完美地将一次落地动作安全实现。

 

终于他进入了高山的林甸,雪松丛立的地形,他像是一只敏捷而又隐蔽的雪兔,没有惊扰一分一毫沉眠冰雪的动物,如同一阵穿林而过的风,像是一支从山顶射下的羽箭!刺入雪林腹地。却毫不留恋地穿林而过,留下肩头的雪,很快被狂风吹散掉落身后深深的轨道。

 

(二)命之主宰 master of six lives

 

从热气弥漫的浴室里赤脚走出,叶修身上穿着厚厚的白色浴衣,哼着歌擦着头发,心情很好。一同打扰他愉快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叶修从桌上拿起手机放到耳边,走到俯瞰雪山山景的落地窗前。

 

这是一座隐匿在阿尔卑斯雪山上的别墅建筑,高层三面落地窗围起来的建筑造型像是戴着巨大风镜的眼睛,叶修就和几个打理房子的佣人呆在这儿,也是叶修每回来阿尔卑斯滑雪落脚的地方。

 

别墅背靠着阿尔卑斯山,就像窝在巨石下的寄居蟹,山石房屋一体。在庞大的阿尔卑斯雪山中,渺小的不值一提,但它在人类世界的巨大价值是无法估量的。

 

然而这座每年只等叶修一位主人临幸的居所,名义上不归叶修本人所有,是他亲生弟弟叶秋的。

 

打来电话骚扰叶修清静的正是他。

 

“恭喜你啊,又没玩掉小命!”说着叶秋很惋惜地叹了一口气,不解气地又补充道:“独吞家产的期限又要推迟了。”

 

叶修一笑,宽厚的手掌贴上单向玻璃,冰凉的触感让刚洗完热水澡的人舒服地喟叹:“要不要哥替你惋惜下,又和哥的天价保险擦肩而过?”

 

“别提那有的没的,住我别墅要租金的,账单给你寄过去了!”叶秋道。

 

叶修早年爱上极限运动,和家人决裂。极限运动的惊险刺激,让很多投机的资本家争相赞助,命大的人收获天价的报偿,不幸的人玩掉小命,就像搏命的赌博,一边享受着拿生命冒险生死一瞬的快感,一边拿着高额的回馈。一场看似高风险高利益的游戏,外人羡慕或嫉妒,不解或者曲解他们的生活,他们独自背负选择踏上没有道路的道路。玩极限挑战的人有很多,叶修在世界各地流浪的那段日子,遇上过怀抱着各种目的进行极限挑战的同行,亲眼见证挑战成功的人疯狂沉迷更艰巨的挑战、或激流勇退开始珍惜生命、还有为了高额奖金背叛同伴,看到没有天赋的人凭借超人的胆识打破瓶颈,也看到胆子大过天赋的人赌掉了唯一的性命,看到沉迷生死瞬间的人醉生梦死,见过最多的就是挑战失败坠落深渊的人……最后,寻找到自己道路的男人开启了“尾崎八项”的挑战。

 

25岁,叶修因为父母车祸去世回到了家,和久别的弟弟一起继承了巨大的家产。叶秋管理着父母留下来的公司,叶修把全部身家交给弟弟后继续追逐着他的道路。阿尔卑斯雪山的别墅就是叶秋用叶修的钱买下的,半借半送地给了叶修当作极限挑战的落脚点。

 

叶修坐到床上,摊开一张两米宽的地图,上面用红圈划着地点,标着数字和元素字符,上面已经有的五个标记,北美、南美、亚洲都有,叶修打开油性记号笔在欧洲又划上一个圈,标志着他完成了六项挑战。这六项分别是:犹他州山地越野飞车、珠穆朗玛峰摩托车高空跳伞、墨西哥燕子洞定点跳伞、科尔特斯海冲浪、阿尔卑斯山翼装飞行、阿尔卑斯山速降滑雪。

 

尾崎八项所包含的八项极限挑战

1.力之涌现 emerging force

2.天之降诞 birth of sky

3.地之觉醒 awakening earth

4.水之生灵 life of water

5.风之涌动 life of wind

6.冰之固结 life of ice

7.命之主宰 master of six lives

8.终极信任 act of ultimate trust

 

排列在黑皮笔记上的八项挑战中的六项之五已经被一条粗粗的黑线划掉,但是其中的第四项“水之生灵 life of water”却是打了一个问号。

 

叶修看着地图周边散落的大幅照片,上面展示是各个挑战地点的风貌。手指点在第四项上面,眼睛盯着唯一一张有人影留相的照片,那是科尔特斯海十年难得一见的大浪天气,叶修原本预定完成冲浪的极限挑战。那是可以将人从冲浪板上卷入深海的浪头,能力稍欠一筹的专业冲浪者都会被打得脑袋开花。但是叶修兴致高昂,计算着更高的浪头要开始的那一瞬,让水上摩托的驾驶员拖着他追浪,没想到旁边有一个金发小子横冲直撞地上来跟他抢同一个浪。

 

叶修对有能力的人来者不拒,游艇上的大部队看见正在尖叫:“那两个人在抢同一个浪!”“他不怕害死别人吗!”

 

叶修在前面冲浪,而后面紧跟的金发小子已经落到了浪卷起的尾巴,即将被卷起的水洞吞进喉咙!叶修划着高浪,猛然间回头已经不见金发的身影,再看前方马上就冲出浪口的景象,叶修毫不犹豫地后脚踩着浪板刹车转弯,从浪板上扎入深海,留在浅海会被袭卷进对流交叉的水势里,那时你力量再大也会被卷晕过去,就如同刚还压着浪头的冲浪板现在已经被多年不见的大浪挤压地支离破碎,连残骸也别想捡回来。

 

海面上的波涛汹涌影响不了深海处的平静和缓,但这些对已经被浪头打晕过去的孙翔毫无用处,他只能意识昏沉的坠落下去,像是遭遇海难的遇难者。

 

这时一道黑色的身影从明亮的上空游过来,犹如灵动的海豚,海水簇拥着他,将他带到落海的“金发王子”身边。叶修伸手绕过金发人的腋下,拉起人往海面上游去。

 

 

 

 

 

————————————

当一个形容词受限擅长动作戏的作者遇上了脑补余地十足的电影,尴尬就产生了……

 

电影里几个特别有基情的镜头全送给叶翔CP,圆一个电影CP不能在一起的梦。

 

原本想写长篇,前一千字的描述写完后:作者终于意识到,语死早……

 

 

评论 ( 2 )
热度 ( 48 )

© 亡灵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