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火

【脑洞+甜文】
大量‘叶翔’库存,有灵感会写其他CP。
据说,我已经是个存放老文的灵魂写手了,emmmm……不甘心地再度杀回来。

[叶翔]我开空调养你

精神体银渐层猫银宝和蓝猫猫大爷,与主人们的大热天。

银宝浅绿色的瞳色被圆圆的黑眼珠挤压到看不见,趴在前伸的两只脚上,眼睛一睁一瞪又慢慢耷拉下来,粉色的小鼻子委屈地动了动,轻轻巧巧的猫胡子颤动了一下,“喵呜~”银宝好热。

精神体的状态从主人身上反馈而来,银宝热得没精打采又不想睡的小可怜样,正是从H市室外温度四十的街上慢慢走的孙翔的真实反应,背后的衣服都汗湿得贴在身上,皮肤在太阳底下晒得发烫。

叶修在兴欣当随队指导,孙翔在轮回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奋斗,说到两人见面的日子,大部分是孙翔跨了一个城市回H市找叶修。

叶修,这也不能怪我啊,兴欣刚起步,他忙着调教这帮入圈就被他带着夺冠的“菜鸟们”,替他们压压心里的秤砣,别以为拿了一个冠军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孙翔进兴欣会所的大门,被门上排风空调一吹,冷热交替也是受罪,脚步停在那就想着适应一下,目光在一排排的机子里找那个熟悉的背影。

银宝从精神空间一跃而出,浑身精神地去找感应中的猫大爷。

打着呼噜,摊着肚皮的猫大爷正舒服地仰躺在空调底下,前肢在胸前曲起,弯成一道胖月亮,感受到亲近的气息,直立的矮耳朵动了动,耳朵里细微反白的绒毛颤了颤,猫大爷换换睁开黄铜色的大猫眼,向下看到自己肚子上的毛毛,尾巴甩动了一下,尾巴上就出现了一只银渐层白色的小可爱,媳妇儿!

银宝歪了歪头,礼貌地和猫大爷打了个招呼,身上带着炎炎气息的毛毛压上猫大爷凉凉的肚子,猫大爷舒服地“喵”了一声,好像盖上白色的毯子。

猫大爷搂住银宝横趴上来的脖子,“喵?”你主人放假了?

银宝在猫大爷冰冰凉凉舒服的毛毛里钻了钻,抬起毛毛乱翘的头,软软的猫瞳凝视着猫大爷:“喵呜。”我来看你了,猫大爷。

那边从精神体的接触上了解到银宝过来的叶修,从兴欣那一堆人中探出头,白色的短袖上写着兴欣两个大毛笔字,被老板娘戏称:“兴欣的人形战队文化。”

孙翔白色上衣上倒没有轮回的标志,脖子上挂着一条银链子串着子弹头,压着衣服。

孙翔终于看到叶修的位置,慢腾腾走过去,小心避开网吧里走动的人。

叶修往旁边一瞅拉了一条椅子到边上,自己往原来的位置一坐,就等着孙翔乖乖过来。

这边是吸烟区,数量众多的鼠标敲击声和键盘声混在一起,还有顾客骂娘的声音,环境不怎么样,但是叶修就拉着战队呆在这里原先给另辟的战队室倒是放着不用。不过兴欣的人也习惯了,大概算战队特色。毕竟兴欣是野队出身,从网吧里打拼出来,不忘初心。

孙翔一屁股坐到椅子上,靠进椅背长舒了一口气。

叶修看了会儿包子的屏幕,转回来看孙翔,问了和猫大爷一样的问题:“你们轮回放假了?”

旁边的包子竖起耳朵准备偷听。

孙翔掀开眼皮,不咸不淡地应了声:“嗯。”

叶修还没出声,他边上的包子就先跳起来:“老大!你看他们轮回都放假了,你都不可怜可怜我们吗!”

叶修啪一脑瓜子镇压了包荣兴的造反,“人家高手云集的战队,你们有么?想松快一点,先脱一层皮在这儿!”

孙翔撑着脸颊上的软肉,看兴欣战队“内讧”,刚经历高温的精神实在提不起劲来。

叶修收拾了自个战队里的小混蛋,回头看见孙翔盯着他看的视线,看他没精神的样子,道:“你别是中暑了吧?”

孙翔抬眸回想了一下,走了几公里的路,不至于,否定道:“没有。”

叶修拍拍他另一边的脸:“看你一脸颓废的样子,不像你。”

孙翔推开在他脸上乱动的手,“我也发现你做教练以后越来越像个职业圈的人。”精神。

叶修悻悻收回手,“这不是认真吗。”

孙翔朝银宝那看了一眼,“猫大爷呢?”

叶修摇摇头,“热成猫冰淇淋在那躺着。”

孙翔:“银宝也在那。”孙翔没话找话,他也找不到和叶修聊精神体以外的话题。

叶修刚揉到孙翔的脸,还带有室外染上的热度,“你要看猫大爷,空调底下找。”

孙翔:“不用了,你睡哪?我想去睡一觉。”

叶修:“欸,你这就看哥一眼啊。”

孙翔左看右看:“那我在这睡。”

叶修拍拍大腿:“这给你了,睡吗?”

孙翔理都没理他,看到墙角立着一张折叠椅,起身拎过来,“这椅子可以睡吗?”

叶修惊讶孙翔的好眼力,“不嫌这里吵,你愿意睡睡呗。”

孙翔靠上躺椅:“别吵我。”

孙翔占着一个机位,头朝着叶修那侧躺着睡了。

包子大高个,杵着头往这边瞧,嘿,他老大的男朋友~

叶修大手盖上包子的脸,瞧瞧瞧什么瞧。

蓝猫和银宝缠缠绵绵地在空调下亲亲我我,一只橘色加菲猫虎视眈眈地在不远处悄咪咪围观,只露出半张脸,嘿,猫大家的小可爱折耳。包荣兴的精神体是一只不输猫大爷体积的大橘加菲,名字叫豆浆。

豆浆配包子,包荣兴心里想自己的精神体,绝配!

猫大爷‘美人’在怀,蓬松的粗尾巴像雨刮器一样在两腿间挥动,吸引了暗中观察的加菲猫的视线,本来藏在盆栽后面的豆浆,一步步悄无声息地接近了两只猫,抬起毛茸茸的猫掌按住动来动去的尾巴。

猫大爷神经再粗也知道不对了,抱着‘美人’卷腹起身,豆浆那只和相亲对象一样‘丑’的大猫脸低头在盯着他的尾巴,猫大爷的眼睛瞬间束成棱形,铜铃的大眼瞪着胆敢以下犯上的大橘加菲,威胁道:“喵!”咸豆浆,你干什么!

豆浆无辜地抬起爪子,猫大爷下意识继续甩起它愉快的大尾巴,丝毫没有不好意思地又躺下去。银宝已经在它怀里睡着了,路上换车颠簸地精神不佳,现在没有精神和猫大爷玩耍。

豆浆继续乖巧蹲坐在那,低头随着猫大爷的尾巴,猫眼左右转动,蠢蠢欲动的猫爪子原地踩来踩去,似乎预谋着趁猫大爷不注意就给一脚。

猫大爷眯着眼,肚子上盖着天然的白毛毯子,舒服地咕噜咕噜,却一点没睡的意思,看那边叶修时不时拨弄一下睡着的孙翔的碎发就知道,宿主都精神的很,精神体也不会迷糊,最多为美色陶醉一阵儿。

孙翔白天睡觉不沉,一边睡一边听着网吧里的声音,还感觉到脑袋上时不时有黑影拂过,扰人心烦的紧,但慢慢降下去的体表温度,让他舒服地继续睡了。

叶修见孙翔手臂露在空气中白白的内弯,缩了缩。他伸手从地上拎起孙翔背来的包,拉开拿了一件衬衫给人盖上,薄薄一层正好。

如果猫大爷是抱着小可爱根本不想睡,叶修就是身边种了“猫薄荷”特别兴奋。有一颗随时想炫男友的心,奈何退役后‘修身养性’,变成闷骚本骚,忍耐心里有猫爪在爪一样的骚动,就是憋着。

围观看得清清楚楚的包子在心里嘿嘿嘿偷笑,说真的,老大明着暗着看一眼又看一眼翔哥,那在意的神情不是一般的紧张,好像人随时会人间蒸发一样,好像他家豆浆看着喜欢的小鱼干,明明不能吃就是要死死守着,不时拿爪子撩一爪,确认小鱼干还在。

猫大爷那里,除了豆浆大橘,又加了一只老板娘陈果的橘猫虎子,没一会儿,苏沐橙的大橘橙子也来了,三只橘猫排排坐,尾巴不约而同地甩左甩右,从高到矮,从瘦到胖,橘猫家族在此!

橙子蹭蹭右边高一头的加菲橘,问道:“喵?”小可爱在睡觉?

加菲橘抬爪压压橙子的头,“喵。”是啊。

橙子一言不合亮招子把豆浆胖脸都打出波浪,“喵!”猫大爷不在我就是队长,以下犯上,打死你!

虎子捂嘴偷笑。

豆浆虽然憨憨的,但是它不傻啊,灵活地绕过橙子就给了虎子一脚,这下好了,三只橘猫抱成一团,就像一只大橘球,想摸。

被吵死的猫大爷捂住了银宝的耳朵,不爽的眼睛看向脚底三只打架的橘猫,“喵。”离我远点打。

“喵!”就不,这是橙子。

“喵——”打的好,再来!这是搞事情搞兴奋的豆浆。

“喵!”这地盘都是喵的!这是虎子。













评论 ( 21 )
热度 ( 142 )

© 亡灵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