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火

【脑洞+甜文】
大量‘叶翔’库存,有灵感会写其他CP。
据说,我已经是个存放老文的灵魂写手了,emmmm……不甘心地再度杀回来。

[叶翔]我家翔翔食谱不太对(二)

山里的雨一直下了很久,作为主人家也不好赶人走,山路湿滑,山壁被雨水冲刷极易发生塌方,对行路人来说一点也不安全。所以,叶修心安理得地被住在大宅里,被孙家两兄弟好吃好喝伺候着,两日多,叶修倒是再也没见小少爷一面,真是可惜。

 

这日,雨终于变小了,有人来敲门。敲门声通过静寂的庭院传到了里屋,孙哲平正盘坐在书房里,手中拿着一封拜访的信笺,候在屋外的仆人拉开书房的里门:“大少爷。”

 

孙哲平挥挥手,示意他去开门,书房的门又被轻轻关上了。

 

在客房外面,对着中庭坐着状似欣赏风景,实则紧盯着静室窗门的叶修,靠坐在走廊外的廊柱上,对路过的仆人询问道:“有客人?”

 

仆人站定,弯腰问候道:“是的,客人,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叶修挥挥手:“没有,你去忙吧。”

 

“容老身先告退。”穿着古板和服的老妇人朝叶修鞠了一躬,才佝偻着腰慢慢往连接大门的侧廊走去。

 

叶修好奇地看着老妇人的身影慢慢走远,消失在回廊转角,小雨没有停,叶修仰头看向不断落下细雨丝的天空:“不知道这天气有谁来拜访,不会是山中的精怪吧。”

 

孙哲平把信笺收进一个花纹雕饰的木盒里,自己起身站到书房面对前庭的外门门口,也就是屋子的前廊。看到一个更像是少年的青年从右侧的围墙内走廊里飞奔而来,和这座古朴沉静的宅子一点都不符合的跳脱张扬,好像给沉寂在深山雨中的古老房屋都注入了年轻的活力。

 

“大孙!”青年穿着明黄色的和服如同一团烛火投入黑色和服青年的怀抱里,发尖还带着浅浅的湿意,柔软的短发在贵族青年宽阔的胸口蹭了蹭:“大孙,我想你了。”

 

“佳乐。”孙哲平念出紧紧拥抱他的青年的名字,他同样想念着双手环抱住的青年,思念的分量不会比怀中人少半分,但是青年只有在固定的日子里才会从繁华的人间回到寂寞的深山里,回到他的身边,纵然有千般想留下他的想法,看到青年活泼的笑容,所有的不舍都融化在里面,一个刚强坚硬的贵族家长,也会为了恋人稍稍柔软下强硬的心。

 

埋在贵族青年胸口吸饱了年长恋人的气息,张佳乐才恋恋不舍地从他怀里露出脸,拉着贵族青年的手往里屋走,“好久不见你和小孙,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心甘情愿被拉扯的孙哲平露出纵容的笑,大步赶上恋人轻快的脚步。往静室走,自然就暴露在观察静室的叶修眼里。

 

张佳乐看到中庭回廊里竟然坐着一个‘老男人’,心里的醋泡一个个炸开,用不爽的语气问道:“你是谁?”

 

叶修转头一看:“借宿的人。”

 

张佳乐不信地转而问身边的贵族青年:“他是谁?”

 

孙哲平在叶修面前半天露不出一个笑的表情,在张佳乐面前一直带着笑意,“只是被雨留在家里的客人,他是一位蟲师。”

 

关键是在后半句,张佳乐听到‘蟲师’两个字默契地不再追问了。敏锐如叶修,他自然也听出孙哲平这长长的一句话里,只有最后两个字安抚了身边原本有着怒气的青年,‘蟲师’对这家人来说,有什么禁忌的意义吗?叶修不得不深思,或许静室里藏着的小少爷和‘蟲师’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张佳乐对叶修用了主人家的语气,不客气地说道:“外面的雨就快停了,你可以准备上路了。”说完拉着恋人的手继续往静室走去。

 

两人挡住静室的门敲了敲,叶修从两人之间的缝隙里可以看见一只苍白修长的手从里面伸出来拉开了静室门,等中庭又只剩下叶修和淅淅沥沥的小雨,叶修仿佛被寂寞袭卷一般发出一声叹息。

 

静室里。绕过门前的屏风,张佳乐和孙哲平跟在穿着松松垮垮上衣的孙翔身后,进入到里间。一个充满着金色荧光的池子,它是活的,它像是一条光河被截取的一段水流,孙翔脱下上衣,露出宽阔高挑的肩背,腰间缠着松下来的衣服,他的皮肤泛着荧光,孙翔走进金色的池子里面,稳稳的站定,才开口问道:“乐乐,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张佳乐在池子边上蹲下,伸手去抚弄池子里的‘液体’,“每一次看都会被这样美丽的景色震撼到一次,真的好美。”

 

孙哲平解开上衣,慢慢也下到池子里,皮肤上被光流的‘液体’爬上包裹住,渗透进皮肤,又像呼吸一般变成银光大量地从他的身体里喷涌出来。

 

孙家两兄弟简直不像是人,更像是沐浴在光河里的神明。

 

张佳乐是京都的阴阳师,每到满月借助月之力将这座屋子的封印加固一遍。这种加固是因为两兄弟在不断地调用光河的力量,如果他们不再搅动光河,封印的牢固性可以支撑一年。

 

和蟲师一样,这世界上有被蟲追逐的人类,自然有被蟲厌恶的人类,但是蟲是生命的本源,被生命厌恶是什么下场,这样的生命应该是不存在于世间的。但是,孙之氏族就是这样神秘的存在,现世的蟲害怕他们,但是生命的本源却牢牢眷顾着他们,他们拥最纯粹的灵体,甚至可以在光河之中不老不死的生存,如果他们活了上百年还能被光河同化的话。

 

作为代价,孙之氏族总会绵延不绝地出现一个‘光之子’。作为祭司的存在,被家族奉以最丰厚的供养,隐藏在重重氏族的力量保护之中,去光河主脉和光河进行交流。所谓交流,就是净化光河里的‘不洁’——嗜蟲。

 

‘光之子’所到的地方和蟲师有异曲同工之妙,所有的蟲都会被驱逐。但是,时间既然有了蟲师在行走,自然不需要‘光之子’在人间行走。他们的职责也不是只为一群人防范蟲,而是为了世间的生灵净化因为缠绕现世生命染上罪恶的蟲。蟲从光河里诞生,归于光河。光河最初是纯净的,后来被回归的蟲的罪恶染黑,光河没有自主净化的能力,直到初代的孙氏被感召投入光河之中,让光河重新归于纯净。因为通透的灵体,孙之氏族是最优秀的阴阳师,所以,孙之氏族在京被喻为最古老的阴阳世家,稳定龙脉的支柱氏族,历代皇族都护佑着他们。

 

张佳乐是跨海嫁给明仁皇的华国公主的儿子,因为拥有异国血脉,他一出生只享有亲王位没有继承权,所以他既是最尊贵的皇族之一,又游离在京都政治中心之外,他从小被公主放到孙家寄养,所以和孙家两兄弟的感情很好,接受了阴阳世家的教育,成为了一名阴阳师。

 

孙家两兄弟搬到光河主脉的大山里居住,张佳乐自然也跟来了,但是他性子活泼,时常会到各地像‘蟲师’一样游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大孙你们都这么厉害,我也不能落后啊,阴阳术只有在实践中运用才能更加理解它们,你要乖乖在山里等我哦。”

 

不想给恋人太多压力,孙哲平只有假装理解地目送他离开,每次送人离开的后的几天都会全身扎入光河里面,诸事不理。被孙翔嘲笑道:“不想和人分开,你就去追啊,我一个人留在这就行。”孙哲平从光河里出来就给弟弟一个脑袋瓜子:“别说任性的话。”

 

但其实,孙翔确实拥有比兄长更纯净的灵体,净化之力比孙哲平高很多。只不过少年心性,在平静的光河里坐不住。

 

 

 

评论 ( 3 )
热度 ( 104 )

© 亡灵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