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火

【脑洞+甜文】
大量‘叶翔’库存,有灵感会写其他CP。
据说,我已经是个存放老文的灵魂写手了,emmmm……不甘心地再度杀回来。

【有金】一切未曾开始(甜)

7-8

(七:新年祭)

 

生日过后就离大晦日不远,大和民族的新年也拖曳着十二单的裙摆慢慢拂过东京的神社,沾染上一丝大红鸟居檐角白雪的痕迹。

 

独自一人的金木被有马贵将邀请,一起度过相识的第一个新年祭。

 

人类与喰种混居的世界,不知是不是因为存在喰种这样奇异的人而影响了普通人的身体素质,至少金木在医院躺了几天,伤口已经可以支持他下地活动了。

 

拎着基本的生活用品,进入有马先生的私人公寓,金木拘谨地跟着有马的安排,走进客房放好东西,然后去书房,满满两面墙的藏书,让金木瞬间忘记了对进入亲密空间的不适。有马细心观察到金木缓和的表情,露出一抹微笑道:“明天是大晦日,公寓日常有钟点工打扫,并不需要再打扫一次,你可以呆在书房看书,晚上有什么想吃的吗?我正好要出去一趟。”

 

金木为自己给有马先生增加负担感到抱歉,忙说:“不用麻烦,怎么样都可以,晚饭由我来准备吧,算报答有马先生的邀请。”

 

有马站在书架前,望着站在房间中央的金木,因为大病初愈还显得有些苍白,气血不足的样子,让他在采购的名单上增加了补血的一些食材,长期保养半人类快消品一般的身体,有马在这方面还挺有经验,他笑了笑:“冰箱里没有剩下的材料,让金木来做,难道要煮冰箱吗?虽然我厨艺一般,但是要让一个身体刚刚痊愈的人下厨,未免有点不负责任,金木君安心住下,不是因为金木一个人才邀请你过来,而是我一直只有一个人过,感到寂寞,有幸遇到金木君才想两个人一起度过有意义的新年。”

 

金木微红了脸,“有马先生真是太温柔了。”明明是他幸运地碰到有马先生。

 

有马想未免金木有负担,邀请他一起出去逛超市,“如果金木觉得一个人呆着无聊,和我一起出去逛逛吧?”

 

金木高兴地答应了:“嗯!”

 

有马穿着白色的厚毛衣,拿起衣架上黑色的大衣披上,看到金木从客房里穿成胖成一圈的样子,忍不住露出笑容,有了小客人,公寓里也有些人气了。把钥匙放进大衣竖直的方形口袋,有马贵将绅士地打开门,让金木先出去。

 

大街上,落过雪的草坪上白茫茫一片,金木下巴埋进厚厚的挡风围巾里,冷风吹在脸上,已经把他苍白的肤色吹成了泛红的色泽,有马低头看到,心里产生了想买一袋苹果的想法,吃起来会很甜吧。

 

金木浑然不知自己让身边的有马先生产生了食欲,心里默默回想新年的习俗,要买惠方卷的七种材料,是买套装的还是散装的比较好呢?单卖七种食材的话,做寿司长条样子的惠方卷,用不着多少,而且,金木偷偷看了一眼有马先生的体形,有马先生好高,视线落到有马先生的肚子上,嗯,看不出来食量怎么样,两个人也吃不完很多。

 

有马奇怪地感受到金木偷看他的视线,为什么望着他的腹部发呆?有马贵将一向秉持着有疑问就解决的方针,开口问金木道:“金木在想什么?”

 

金木沉浸在自己的思考里,呆呆地说:“在想有马先生能吃多少?”回过神,金木埋到围巾里的脸开始瞬间发烫,好丢脸,竟然被问出来了。

 

有马贵将忍不住笑了:“正常的食量而已,不用考虑太多。”

 

金木脑袋上大概有青烟冒出来,完全被有马先生看破了心思。

 

金木像手指一碰就会缩起的含羞草,有马偶尔会有种错觉,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养那么敏感的植物,但是,有马看向已经恢复对新年采购满心期待的金木,只是偶尔像一点而已。

 

大晦日前夕的大街上,各种促销活动如火如荼的展开,穿着厚厚毛绒熊头套的吉祥物慢吞吞地走在街道上,弯腰从手里分出一根气球线递给期待地看着它的小孩子,母亲拉着小孩子的另一只手,慈爱地看着孩子脸上的笑容。金木一眼看过去,有些怀念地试图从记忆里拉出某一年的这一天的记忆,但是很多关于母亲的回忆都模糊不清了。

 

有马从出生起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他对母亲和父亲这两个角色是全然陌生的,虽然可以从看到的书中和平常的生活中知道一点,可他不会有对亲人的遗憾之情,因为从来没有过这种东西。不过,他还是敏锐地察觉到金木的低落,离超市还有一段路,看到前面有一家出售新年贺卡的店,有马从口袋里拿出手握上金木的手臂,说到:“我们去那里看看。”

 

金木一惊,已经被有马拉进了店里,这是一家雅致的贺卡小店,墙上木头架子的陈列台上,一张张蓝色金粉、紫色印花、红伞鎏金的长方形贺卡,竖立在有弹性的绳子后面,让客人一目了然地欣赏到种类繁多的商品,店主已经换上了深粉色的和服,伫立在店里给人传统的舒适感,“客人,有什么需要吗?”

 

有马低头凑到看呆的金木耳边提醒道:“金木还没来得及准备新年贺卡吧,挑选一些送给朋友如何。”

 

金木点点头,向店主回应道:“我想买一些送给朋友的贺卡,是男性友人,还有给长辈的。”英和英的家人都很照顾他,新年贺卡应该给他们准备好。金木的小金库有各种奖学金和获奖的奖励金,这一点有马没有代他支付贺卡的费用。当然,也不贵就是了。

 

超市里人流空前的繁忙,过年前的大采购,让超市的生意变得很好。有马推着手推车,金木摘下围巾放到车里给小孩子坐的地方,一高一矮的青年和少年穿梭在蔬菜和肉类的摊位间,难免像是一对年轻的恋人,有好几个站在楼梯口偷拍的女生都红了脸:“好幸福的样子。”

 

“应该是兄弟吧?”旁边的女生猜测道。

 

“怎么可能,一个可是白发唉,而且你看高个子的帅哥低头看他男朋友的样子,满眼都是宠溺的温柔呢。”刚出声的女生不赞同地反驳道。

 

“啊!好讨厌的感觉,为什么我没有这样的男朋友!”女生嫉妒地说。

 

“唉,算了吧,你如果有那个矮个子男生一半的居家气质,追你的人会少吗?”同伴安慰道。

 

“哼,不会做饭怎么了,优子你会就可以了,以后谁敢打你的主意,我就拿竹刀劈死他!”彪悍的女生一言不合就展露御姐的气场,看得身边的同伴无奈的摇摇头。

 

被讨论的两个人,金木当然是专心致志挑选需要用到的食材,落下什么第二次再出来买就太麻烦了。然而,CCG的死神辨别附近的情况,根本就是他想不想的问题,抬手扶了扶眼镜,现在的女生都这么直接吗,还是说,有马认真看了看金木的脸,金木正好拿起一包看起来不错的葫芦干,询问有马:“有马先生喜欢吃惠方卷吗?”有马垂眉道:“都可以。”

 

金木神经还没有细到能猜测眼前的人因为附近一对女生的讨论而观察两人相性的心思,自言自语道:“看来这家超市有预备大量的散装惠方卷的材料,比起套装买,还是散装更加心诚吧。”

 

有马:“买多了也没关系,晚上就可以先做出一些解决掉。”新年的吃食也没有只能在那一天吃的规定。

 

金木敲敲葫芦干的袋子,“好啊!”

 

(八:唯有在一起这件事无法拒绝)

 

事实证明,有马贵将公寓里的电视就只是家具装饰,不仅他的主人对打开它没什么兴趣,连金木也只对书房里各种没看过的书籍兴趣更大一点。

 

CCG新年有值班的人,有马今年不轮值,但是手上要处理的事却依旧存在,不过是对一年的喰种驱逐情况的总结,以及记录在案的喰种的情况更新和预测。金木从书房选定一本想看的书后,为了不打扰有马先生去了客厅,坐在雪白的沙发一角,靠在扶手和沙发背上静静翻开书页。

 

有马捏了捏鼻梁,眼镜摘下又戴上,大量的文书工作比起战斗来更让人心累,但是有马贵将向来认真的态度,不允许他敷衍了事,因此比起寻常CCG的特等搜查官,他的工作量更大一点。

 

活动着僵硬的脖子从滑轮椅子中走出来,看到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十一点,该去睡觉了,不过明天就能轻松一点,检查完就可以打包送回总部。

 

走出书房,客厅的灯只亮了一角的台灯,手上摊开的书纹丝不动,阅读它的人已经头歪到一边睡过去。即使伤口快要痊愈,对身体的负担依旧存在,金木大概也没料到自己会在看书的时候就睡过去。

 

有马在叫醒对方和不叫醒对方之间犹豫了两秒,走到金木身边,手臂伸进他的腿弯,拿开金木手上的书,另一只手钻进沙发和金木的背后,轻松将人不惊动地抱起,抱进金木住的房间。打开空调,只脱了外衣,就把人放进被子里。

 

关门前,有马轻声说了一句:“好梦,金木。”

 

躺在柔软的被子下面,金木的额发凌乱的散开,梦中白色的彼岸花在风中摇曳生姿,金木像是天使一般沉睡在白色的花丛中,远方有马先生的身影伫立在那里,初见的白色风衣被调皮的风精灵拽动,往花丛中沉睡身影的方向飘动,白色死神淡漠的眼睛在透明的镜片背后,有一丝丝柔化的温柔,那是给与人类的宽容。

评论 ( 8 )
热度 ( 65 )

© 亡灵火 | Powered by LOFTER